萧方离

我蹄汉三又回来了

【韩叶】#0529叶修生贺 再加一题

 

叶教授有一个恋人,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消息一开始传出的时候,不知道粉碎了多少春心少女的初恋梦。

 

但是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叶教授的这位伴侣,只能从他每天换着花样的午餐便当,和日常透露的生活琐碎,依稀描绘出两人甜如蜜的虐狗场景。当人有意无意过问起的时候,他也只会笑着说,“你们早就认识了。”

 

叶教授是一个数学老师,教随机过程的那种数学老师。同一个字母可以写出五种花样,拥有不同的定义,却出现在同一道题里。在他的课上你会遇到很多著名的数学家,他们顶着同一个名字,发明不同的定理,教你做不同的题,哪怕同一道题用相同的方法做都能得到完全不一样的答案。明明是一节令人窒息的课,曾经除了必修绝不会有人染指,但是在叶教授来了之后,就突然变成了来晚了只能站着听的大热门。

 

这听上去似乎很玄幻,道理却全都在于叶教授的嘴。

 

听说他当年在大学的时候也是一个风云人物,比他出色的成绩更加声名远扬的是他游戏的名声。作为《荣耀》的初代玩家,技巧和技术自不必提,那一口卓绝精彩的垃圾话,让对手未战便败了几分。哪怕是后来参加了工作,这垃圾话的水平也一点没落下。

 

“马可夫链就像是一个痴心汉,总盼着你走了之后,兜兜转转还能回到原点。这不行啊,人总是应该往前看嘛。”

 

“费雪,你们知道这个人吧。名字特别有趣,Fisher,你说他怎么不去开养鱼场呢?搞出一个方程式,坑了多少迷路的学生。”

 

……

 

妙得就是,每当你考试的时候忘记了什么定理公式,一想到叶教授的垃圾话就全记起来了。甚至有人直接在考场上喷笑出声,以扰乱考试纪律为由被监考人员警告。这也就间接导致了学生们很爱做叶教授的作业,他们都希望借此多多锻炼一下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韩教授是叶教授的死对头,虽然两人都没有就此表过态,但是全校的学生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韩教授曾经公然指责过叶教授的上课方式。

 

“哼,叶修,这是课堂,你这样讲话像个什么样子!”一个女生在宿舍里将自己看到的场景分享给室友,表情口气也惟妙惟肖,说完自己先打了一个冷战,然后就看到舍友们递到眼前的钱包和校园一卡通,神情有些复杂。

 

韩教授也是一个数学老师,教生存模型的那种数学老师。学生会因为强烈的求生欲高昂着头颅,仿佛这样能对理解看不懂的英文长句有所帮助,但是现实往往很残酷。所以当韩教授用他那张过于严肃的脸强调:

 

“你们要记住,求存活的概率本质上和求死亡的概率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在有最高年龄上限的时候。”

 

那一刻,学生们才终于明白了,原来求生即求死。

 

其实讲道理,韩教授的课也教的很好,思路清晰,条理流畅,尤其是在讲解重点的时候,细致得根本不像是一个一米八的山东汉子,但是碍于课程本身的难度,挂科率一直居高不下,再加上他那张过于威仪严肃的脸,私下里一直被称作“黑面阎王”。

 

韩文清不是不知道这些,他却并不在乎学生怎么看他,他只知道自己应当为学生着想。因此他总是去听叶修的课,试图为提供一个新的授课思路,但是却又总是受不了他课堂上的一些垃圾话,总觉的这种轻浮的举动不应该出现在讲台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之后,韩教授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在他想通的当天下午,一节生存模型课上,他动了动嘴角,用微笑面对每一个坐在教室里的学生,效果拔群,教室的温度生生降到冰点,学生们大气也不敢出,教室里弥漫着大型屠宰场中的视死如归。谁料下课的时候又是一记暴击。

 

“我最近去听你们叶老师的课,发现大家平时挺喜欢写作业的,那我也多给你们布置一点,这样你们平时多多练习,考试的时候就会觉得很轻松了。”

 

我不是,我没有,韩老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同学们泪流满面。

 

“你们韩老师说得对,年轻人加油干啊。”叶教授懒洋洋的声音出现在教室后门。

 

叶老师!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又不是你写!同学们敢怒不敢言。

 

“你怎么找到教室里来了?”

 

“左右在办公室也是等,就先下来看看。顺便跟你说我今天不想在家里吃。”叶修跟韩文清并肩走出教室,嘴上还叨逼叨着自己在推送上看到的新馆子。

 

“嗯,你说了算。”韩文清侧头看着他,微微上扬的唇角被阳光带起了温度。

 

“原来韩教授,会笑啊。”突然,一个女生坐在位置上感叹。

 

“等等,关注点难道不应该是他们的关系吗?”

 

“所以说是‘早就认识了’???死对头??我觉得我小叮当被骗了。”

 

教室里闹哄哄的炸开了锅。

 

“啊,年轻就是好啊,精力这么旺盛。”

 

“哼。”

 

“多做点题就老实了。”

 

于是当天晚上,生存模型班上的同学发现自己作业里出现了随机数学。同学们很僵硬,同学们想反抗。于是他们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相约屠猪馆,含泪自学随机过程,终于写完了作业。

 

“老韩,听说你今天在课上笑了。”

 

“嗯。”

 

“收了多少钱?”

 

韩文清垮掉了。他转头狠狠堵住了那张挑事的嘴。

 

“就你话多。”韩文清看着叶修眉眼弯弯的样子也不禁放柔了眉眼。

 

“生日快乐,叶修。”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