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方离

我蹄汉三又回来了

这大概是最好的兄弟情了吧

虽然我画的丑,但是他们感情真啊。

【周叶】幸存偏差

 #高考零分作文系列1

#内含私设

#强行点题

#不知道有没有的OOC预警

 

周泽楷是初三的时候开始接触荣耀的。

 

那个时候的职业联盟已经打到了第三赛季,嘉世王朝的巅峰之时。哪怕几乎没人见过本人,也不会有人没有听说过“叶秋”这个名字,嘉世的小队长,神级账号“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对于那个时候的很多人而言,“叶秋”是信仰一般的存在,是不可超越的。周泽楷也不例外。

 

周泽楷家里的条件并不差,他平日里的成绩也足够考上一所普通的高中,开明的父母并没有给他过多的来自家庭的压力。自从被同学带入了荣耀坑之后,他也渐渐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之处——手速比起其他人快了不少,战斗意识不弱,竞技场的连胜场次也稳定在一个漂亮的数字。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这是周泽楷当时最真实的想法,他自认不是学习的好料,就开始对着荣耀的职业联盟蠢蠢欲动。他曾翻来覆去地看过一遍又一遍“一叶之秋”比赛的录像带,也曾经有意无意地收集过关许多于叶秋的传闻,但是他更想去见一见叶秋本人。他想知道这个成为了自己的憧憬和信仰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第三赛季的夏休期,周泽楷正式成为了轮回青训营的一员。但是等到整整一个第四赛季都要过去了,他从也未见到过叶秋,哪怕天天听到关于叶秋的消息,却连短暂的碰面都不曾有过,周泽楷的心里有些失落。

 

邂逅的美妙之处或许就在于未做约定却偶然相见。

 

第四赛季的总决赛之夜,周泽楷在选手通道里,遇见了叶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凭着红黑的嘉世队服就笃定那个人是叶秋的。他看见那个人的身上的阴影,如同整个通道一般漆黑昏沉,手上的烟头发出细碎的红光,明明灭灭。

 

“叶秋……前辈。”他终于站在了这个人面前。哪怕是站得这么近,周泽楷也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只看见一段脆弱苍白的脖颈,和他身上摇摇欲坠的队服外套。

 

“啊,你好,你是……谁家的小孩儿?”不待他收回打量的目光,就听到一个因为吸烟而微微沙哑的嗓音。

 

“轮回……周泽楷。”他突然记恨起自己平时的寡言,到了这种时候只能拼凑起片段。

 

“小周啊,怎么,找我有事吗?”叶秋抬起头冲他微笑,因为高处突如其来的灯光微微眯起了眼。

 

“前辈……很棒。”周泽楷涨红了脸,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有没有好好地传达到,“喜欢……前辈。”

 

“哟,谢了啊。不会是因为哥输了比赛专门来安慰哥的吧。”

 

“不是……前辈,不需要。”周泽楷有些着急了,连语速都加快了些,害怕自己把这难得的会话搞砸了。

 

“哈哈,你这小孩儿,真有意思。”叶修笑着抽掉了最后一口烟,伸长了手臂拍了拍小孩儿的头,“你也要加油啊,下次见。”说完便拿着熄灭的烟头,慢慢地走出了通道。

 

通道的另一边不住地传来霸图粉丝的欢呼声,刺眼的亮光穿过漫长的阴影,打在前方的背影上,周泽楷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说好的下次见,其实真的也只是见见而已。后来,两个人之间很少有什么交谈,见面也只是单纯的点个头问个好。但是周泽楷却好像已经习惯了在选手通道里找到叶秋,或是在对方比赛时将视线牢牢钉在“一叶之秋”身上,甚至全明星的时候努力在观众席搜索叶秋的位置。

 

当他意识到这些的时候,这份年少的慕艾早已变了质,欢喜在少年的心里安了家。

 

周泽楷开始渴望冠军,就像渴望叶秋那样。他想要一个三连冠,甚至四连冠,他想让叶秋看到,自己能配得上他。但是计划还没进行到一半,他先得到了叶秋退役的消息。

 

最开始他只是觉得愤怒。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状态下滑根本是无稽之谈。叶秋还是众人熟识的那个人,只是嘉世却并非曾经的那个嘉世了。队友明里暗里地使绊子,团队战不配合,易地而处,周泽楷也不认为自己能比叶秋做的更好。

 

现在的叶秋,会是什么样子的?不知怎的,他突然就想起了四年前那个走道里的孤寂背影。

 

点开QQ的对话窗口,想说些什么却无从下手。他本就不善于诉说,而这种隐秘的话他又不想假以他人之口。他原来从未觉得自己不爱说话有多么大的影响,但是现在却无端的开始羡慕起黄少天。如果是他的话,哪怕是面对叶秋,也一定是想说什么都能说出口吧,至少不会像自己这样,连一句简单的问候和安慰都要字斟句酌,迟迟点不下发送。

 

周泽楷不止一次地听人说起过,像叶秋这样的对手,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和同情。不过如果是叶秋前辈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毕竟在旁人眼里,他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柔强大,无坚不摧。周泽楷沉默着关掉了聊天窗口。

 

后来一直到叶秋变成了叶修,一叶之秋变成了君莫笑,轮回的三连冠之路被从天而降的兴欣拦腰折断,周泽楷对话框里的那句话也没有发出去过,也再也没有了发出去的机会。

 

说实话,轮回和兴欣的关系并没有后来的报导中写的那么水火不容,至少对于周泽楷来说没有。兴欣夺冠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比轮回三连冠更让人高兴。虽然长时间以来他也一直在成长,甚至被称为新的“荣耀第一人”,但是他又无比清晰地知道,没有人能胜过叶修。他就像是陡然注入自己生命里的一道光,照亮了自己的生命,也点亮了荣耀整个赛场。

 

周泽楷以为自己今天不会再遇见叶修。他猜想兴欣的众人肯定舍不得抛下他独自一人,没想到叶修还是在那里。在漫长昏黄的通道里,背依靠着墙壁,嘴里叼着一根明明灭灭的烟头,仿佛时光从未改变过。

 

“哟,小周啊。怎么一个人?”叶修抬起眼,迎着灯火,眼睛里仿佛有散落的星辰。

 

啊,被发现了。“我来……走走。”我来找你。他心里想着。

 

“轮回的那群家伙心也真是大啊,就这样放心你这个联盟的的脸面随意走动。”叶修叼着烟,唇齿间溢出的字句有些模糊不清。

 

“没事。”我偷跑出来的。

 

“陪哥走走?”

 

“不要紧?”

 

“你说他们啊,几个小年轻吵着要喝酒,我跟老板娘说了一会儿就过去。”像初遇时那样,叶修晃晃悠悠地走到通道尽头,回头看着他,“来吗?”

 

“好。”我求之不得。

 

盛夏的街头有些过于燥热,因为时间的关系街上的行人也并不很多。他们就沿着体育馆外的主路一直往前漫无目的地走着。偶尔带起一阵风,送来的并非凉意而是微热的暑气,让整个人都似乎变得黏腻起来,连带着空气也有些潮意。

 

两个人都并非多话的类型,气氛便显得微妙起来。周泽楷有些紧张。

 

“抱歉啊,小周,这么晚让你陪我一个老人家散步。”

 

“前辈……不老。”

 

“哈哈,你还是这么有意思。”

 

“前辈。对不起。”

 

“嗯?好端端地道什么歉?”叶修有些不解。

 

“前辈……需要的……安慰。”

 

周泽楷一直都不知道第四赛季,在选手通道里看到叶秋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心疼。他曾以为,叶修的强大足够抵抗所有的难过和不公,但是这只是单纯的,叶修希望世人看到的东西。直到今天,仿佛昨日重现般又一次看到那样的叶修,他才终于明白。他的强大和无坚不摧像是一道厚重的壳,壳里包裹着他所有的柔软和脆弱。他能够正视失败和失意,这并不意味着安慰和鼓舞不被他需要。

 

叶修因为他的这句话,停下了脚步。

 

“前辈……退役……对不起。”我那句安慰到了最后都没有说出口。

 

“是谁说你这小孩儿不会说话的。”叶修笑出了声,“谢谢你啊,小周。”

 

然后周泽楷做了他这22年来最大胆的事,他回头,走上前抱住了叶修。

 

“喜欢前辈。想保护前辈。”周泽楷在叶修的耳边低语。

 

“喂,你这转变,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叶修哭笑不得,到底却没有挣脱,“我现在可给不了你答案啊。”他轻轻拍着眼前毛茸茸的脑袋。

 

周泽楷没有放手。

 

“机会。”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他执拗地注视着叶修,像是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周遭一下子沉寂下来,周泽楷不禁有些苦涩。就在他想要放开手的时候,他听到一声轻轻的:

 

“好。”

 

“咚——咚——”他们听见了彼此强作镇定的心跳。

 

呐,你听说过幸存偏差吗? 

 

或许,你所认知的一切并非事实的真相。

 

瞧,我赢了。周泽楷想。


现在删lo还来得及吗

今年的作文题都是啥

幸存偏差??这不是我专业课的数学题吗??

就让我在这严酷的夏季

独自心碎。

【盲狙】

原来都没玩过!

今年我想开了!

二卷写周叶,三卷写双花叶!

祝要高考的大家一切顺利!

【求推荐!】救救孩子吧

有小可爱

有推荐的生存模型和随机数学的参考书吗

快期末!求推荐啊!

救救孩子吧!

拜托了!

【all叶】幼儿园园长的苦恼


#儿童节贺文

我现在大概些什么都要找个由头吧

 

冯宪君园长最近非常苦恼。明明做着自己最喜欢的工作,可是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这一切的源头都要从两天前说起。

 

荣耀幼儿园两天前来了一对双胞胎兄弟,哥哥叫叶修,弟弟叫叶秋。

 

像所有刚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兄弟俩有着大大的眼睛和肉乎乎的脸,活像两个会跑的肉丸子。稍微大一点的那个丸子看上去非常活泼,小的那一个则要胆小一点,拽着哥哥的衣角缩在他身后,看什么都怯生生的。

 

啊,真是两个可爱的小天使,冯园长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大家好,我是叶修,你们可以叫我修修。”叶小修站在教室的小讲台上挺起了胸脯,试图让自己显得高一点,然后连拖带拽地把叶小秋从身后薅出来,“这是我弟弟叶秋,叫他秋秋就好了。”说到这里他还学着大人的样子刻意停顿了一下,滴溜溜转着的眼睛却出卖了他还有没说完的话。“秋秋特别怕生!你们不能欺负他!谁要是欺负她我就揍谁!”他扬了扬自己全是肉的小拳头证明着。

 

啊,多有爱的一对小天使啊,冯园长受到双重暴击。天真的他根本没想到,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什么样的日子。

 

在叶家兄弟来之前,幼儿园里是有校霸存在的。校霸大人的大名叫黄少天,大家都叫他天天。可是在他成为校霸之后,嫌弃自己的名字不够霸气,强行改成了黄少。说起他成为校霸的经历,其实其中并没有什么曲折的原因。

 

黄小天有一把非常喜欢的玩具宝剑,他天天带着自己的宝剑来幼儿园。逢人就说:“你敢不敢跟我比剑!输了就要听我的!看剑看剑看剑看剑!……”可惜幼儿园里除了他,没有人带玩具剑,而且为了让他少说两句,即使带了也会装作没看见,直接弃权,然后黄小天,不,黄少,就成了幼儿园里的校霸。什么,你说一呼百应是为什么?这可是能让他直接闭嘴的最佳途径啊。

 

抱着扩充后宫,不对,是招新纳贤的目的,黄少提着他的剑,溜达到叶家兄弟那边去了。

 

他先挑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柔软的小柿子。

 

“喂,你,对对对,就是你,叫叶秋是吧,快别躲在你哥后面了,过来跟我pkpkpkpkpkpkpkpk……”谁知道这个小柿子跟别的柿子的反映不太一样,叶小秋涨红了脸,紧紧抓着哥哥的衣服,一双大眼睛里面蓄满了金豆子,嘴一瘪就哭了出来。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差点拽着站在他前面的叶小修摔在地上。

 

“呀,黄少又出来欺负人了。”

 

“啊,把别人都弄哭了呢,好过分。”

 

“是啊,哭得好可怜,秋秋你没事吧。”

 

园里的其他小豆丁纷纷控诉黄少欺负人的行为,纷纷上前,七手八脚地安慰叶小秋,叶小秋,哭得更厉害了。

 

叶小修要气炸了。刚刚说完不准欺负自己弟弟,弟弟就被人弄哭了。小心翼翼地扒开叶秋抓着自己的手,推开上前安慰的小短腿们,气势汹汹地走到黄少天面前。

 

“我说了不准欺负我弟弟!只有我能欺负他!比什么剑!你把他弄哭了!”气炸的叶小修语无伦次地,掰断了黄少天的宝剑。

 

整个教室有一瞬间地安静,在所有人做好准备迎接黄少天的叨逼叨的时候,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受了什么刺激,只是默默地捡起了自己的短剑,留下一句“你赢了,以后你就是他们的老大了。”便转身潇洒离开。还没走远,就左脚踩右脚,摔了一大跤,这才像开了闸门一样大声哭了起来。

 

一天之内弄哭了两个小孩子,冯园长有些头疼。正准备教育一下小朋友之间要相互友爱,偏过头就看见其他孩子冲叶修投去的崇拜的目光。冯园长的眼神死了。

 

“呐,叶小修,你好厉害啊!我也想像你这么厉害!”张佳乐看见叶家兄弟坐在沙发上,跑过去跟叶修说话。他的眼睛亮亮的,小脸因为兴奋变得通红,他甚至预见到了自己征服未来的场景。

 

正坐在叶秋旁边借着安抚弟弟疯狂捏脸的叶·虐弟狂魔·修,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乐乐啊,你让我抓一下你的小辫子,我就告诉你。”张佳乐自觉地将自己的小辫子送到了魔鬼手上,待到心满意足了,叶修凑到张佳乐耳边说了句什么。委屈的泪水就这么不争气地落在了地上。

 

“你……嗝……怎么可以……嗝……索我的发发丑……嗝”冯园长只来得及从一阵急促的哭嗝里听到这句话,乐乐就拔起自己的小短腿,追上去跟叶魔王理论。

 

“你长得真好看!我长大以后要娶你!”刚追上去的张佳乐小朋友,听见叶魔王对园花周小楷说。

 

“我长得不好看吗!叶修你再看看我!我的花花不好看吗!”乐乐很不服气。

 

“修修,厉害,好。”周小楷在乐乐说完之后羞涩地补充。

 

“周小楷,你什么意思!来打架啊!”

 

“嗯。”周小楷不客气地回敬。

 

冯园长掏出了很久没吃的速效救心丸。连最省心的孩子都这样吗?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幼儿园园长很苦恼。

 

没有头了,别想了。




【伞修】我回来了(修改版)12

第十二章


“嘿,我说,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啊。沐秋?沐橙?”看着目光呆滞得如出一辙的苏家兄妹,叶修甚至不知道该出何言安慰。

 

正巧这时候服务员走近来上菜,叶修顺手给兄妹俩各盛了一碗汤。到底还是生活拮据了些,汤也只是普通的西红柿蛋汤。没有去皮的西红柿和一大片飘着猪油香气的煎鸡蛋混在奶白色的汤里,汤面上还零星地飘着几颗葱花,却还是有着几分勾人的卖相,但是苏沐秋几乎在瞬间失了胃口。

 

“叶修哥,你还回来吗?我……”苏沐秋听到妹妹委屈又小心翼翼的声音。还不待她说完便出言打断,“好了沐橙,阿修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总不能时时刻刻跟……”

 

“所以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叶修看着苏沐橙红红的眼圈和苏沐秋越说越离谱的话,终于抢在他之前开了口,“我就是回去拿个身份证啊,不是要组战队吗?老陶说要登记选手信息啊。你们在说什么?”叶修难得也有些迷茫。

 

“我就知道你不会回来了,嗯?什么身份证?你不是要回家吗?”苏沐秋觉得自己今天出门一定是没有吃药,为什么阿修说的每个字我都听懂了,可是我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呢?然而这样的脑子显然无法及时的回应他的疑问,比脑子更快的,是迎面而来的一巴掌。

 

“我靠,打人不打脸,这是基本素质好吗?”苏沐秋堪堪避过那一掌,还是被带起的风刮到了脸,“叶修,你这练得是铁砂掌吧。”

 

叶修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侧过身给苏沐橙擦眼泪。“让你瞎带气氛,小橙都被你吓哭了……不过我说沐橙啊,你这一哭,又变丑了。”苏沐橙破涕为笑,温柔地糊了他一脸鼻涕眼泪。然而没想到往往点到为止的叶修,今天的叨逼叨却还没有结束,“下午就跟你说了这事,你一路‘嗯嗯啊啊’我也就当你听进去了,没想到是个不顶事的。我就说你们这什么反应,感情是怕哥跑了。没拿个十个八个冠军,哥怎么舍得走。”

 

苏沐秋的脑子似乎终于转过来了,他回过神,回答道:“哦。”

 

哦个鬼啊。苏沐橙和叶修同时想。

 

之后的一顿饭吃的相安无事,如果忽略两位正在长身体的少年为盘子里最后一块肉大打出手的话。服务员曾不安地向这边张望了好些次,但是却又莫名被苏沐橙老母亲般的微笑所安抚,别开眼当作无事发生过。还在心里默默感叹,年轻就是好啊,有这般打闹的资本,而不是像现在的自己一样变成了一个无趣的大人。

 

叶修回家的那天是个工作日,为了省钱而选择的卧铺火车延长了这本来就不算短暂的路程。坐在自己的床上,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叶修不止一次地设想,要是没有这场意外的相遇,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光景。也许他会在天桥下和流浪的人争抢安睡之所,也许他会被其他什么人收留,又或许像很多负气少年那样被人拐走。但是他想,众多的选项里一定没有他会坐上回家的列车,因为他没有钱,而恰巧钱在这个社会里,是一种非常具体的东西,回家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缺心眼的弟弟,有出走的心,敢不敢多带一点钱。等他意识到自己想到了什么的时候,又不禁失笑,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值得在意的终究是眼前的生活。

 

叶修偷偷翻过自家的院墙的时候,正巧被叶家的管家抓了个正着。

 

“大少爷,您终于回来了,老爷和夫人知道了一定很开心。”年迈的老管家老泪纵横,就差带着归来的叶大少在院子里巡游展示了。

 

“等等,王伯!你别激动!我只是回来拿个东西,一会儿还要走。还有别告诉老头我回来了,我妈也别提。”叶修做贼般低声叮嘱。

 

“这……他们都……好吧。刚好秋少爷今天放假在家,你可以去见见他。”

 

家里的一切跟自己离开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楼梯转角柜上的合照还是一年多以前一家人一起拍的。自己笑着搂着叶秋的肩,对方一脸嫌弃却没有挣脱,母亲在后面笑的温柔,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都放柔了眼神。

 

“混蛋哥哥,看够了吗。因为你不在,我们今年连合照都没换。”叶秋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过分熟悉的声线让他有一种被自己逼问的感觉。叶家每年都会组织一次全家的旅行,无论父母工作再忙都一定会空出时间,因此家庭的合照也是年年更新的。一年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对于家庭的亏欠。他突然有些动摇,面上却丝毫不显。

 

“哎呀小秋秋,别这么说啊,这不是太久没见,想着先看看照片熟悉一下你的样子吗。”

 

叶秋几乎快要被气笑了。强忍着动粗的念头,将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哥哥拽到了自己的房间。

 

“说吧,这次回来又是要干什么?”叶秋摆出居委会大妈查户口的姿态。

 

“就想你了,回来看看你不行吗。”叶修站在居委会大妈身后拽了拽他因为生气而翘起的呆毛。

 

“嗤。”居委会大妈摆明了不相信这家的说辞,并表示再说不清楚就要报警了。慢悠悠地掏出手机,画面定格在了备注为父亲的联系人处。

 

“别别别,我招,我全招了。我是回来拿身份证的,小秋秋~哥走的时候还没办证,你现在肯定有了吧,把你的借给哥使使吧。”

 

“看你表现咯。混蛋哥哥,先老实交代你偷了我的行李之后发生的事吧。”

 

叶修讲的很简略,对生活的艰辛更是只字不提,谈及最多的除了苏家兄妹便是游戏。

 

“可恶,这本来是我的生活,混蛋老哥!”

 

“得了吧,就你,估计不出三天就哭着鼻子回家了。”叶修面带不屑。

 

感觉被侮辱的居委会大妈按下了拨号键。叶修几乎夺窗而逃,就听见那边叶秋说:“喂,爸爸,刚刚学校来通知说下周的比赛要带身份证去,我发现我的找不到了,我一会儿去派出所补办。嗯,好的,爸爸再见。”挂了电话,叶秋从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拿去,先说好,要是弄掉了可没有第二次了。”叶秋用自以为凶巴巴的语气警告叶修,活像是一只闹别扭的小奶狗。“混蛋哥哥,你可千万要追着梦想一直走下去啊,连着我的那份一起。我等你站上顶点的那一天,家里有我,你别担心。”

 

“嗯。我会的。”叶修珍而重之地承诺。

 

“哥,那个苏沐秋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吧。对你施以援手,还成为了你的伙伴。”

 

“对,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好到,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韩叶】#0529叶修生贺 再加一题

 

叶教授有一个恋人,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消息一开始传出的时候,不知道粉碎了多少春心少女的初恋梦。

 

但是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叶教授的这位伴侣,只能从他每天换着花样的午餐便当,和日常透露的生活琐碎,依稀描绘出两人甜如蜜的虐狗场景。当人有意无意过问起的时候,他也只会笑着说,“你们早就认识了。”

 

叶教授是一个数学老师,教随机过程的那种数学老师。同一个字母可以写出五种花样,拥有不同的定义,却出现在同一道题里。在他的课上你会遇到很多著名的数学家,他们顶着同一个名字,发明不同的定理,教你做不同的题,哪怕同一道题用相同的方法做都能得到完全不一样的答案。明明是一节令人窒息的课,曾经除了必修绝不会有人染指,但是在叶教授来了之后,就突然变成了来晚了只能站着听的大热门。

 

这听上去似乎很玄幻,道理却全都在于叶教授的嘴。

 

听说他当年在大学的时候也是一个风云人物,比他出色的成绩更加声名远扬的是他游戏的名声。作为《荣耀》的初代玩家,技巧和技术自不必提,那一口卓绝精彩的垃圾话,让对手未战便败了几分。哪怕是后来参加了工作,这垃圾话的水平也一点没落下。

 

“马可夫链就像是一个痴心汉,总盼着你走了之后,兜兜转转还能回到原点。这不行啊,人总是应该往前看嘛。”

 

“费雪,你们知道这个人吧。名字特别有趣,Fisher,你说他怎么不去开养鱼场呢?搞出一个方程式,坑了多少迷路的学生。”

 

……

 

妙得就是,每当你考试的时候忘记了什么定理公式,一想到叶教授的垃圾话就全记起来了。甚至有人直接在考场上喷笑出声,以扰乱考试纪律为由被监考人员警告。这也就间接导致了学生们很爱做叶教授的作业,他们都希望借此多多锻炼一下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韩教授是叶教授的死对头,虽然两人都没有就此表过态,但是全校的学生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韩教授曾经公然指责过叶教授的上课方式。

 

“哼,叶修,这是课堂,你这样讲话像个什么样子!”一个女生在宿舍里将自己看到的场景分享给室友,表情口气也惟妙惟肖,说完自己先打了一个冷战,然后就看到舍友们递到眼前的钱包和校园一卡通,神情有些复杂。

 

韩教授也是一个数学老师,教生存模型的那种数学老师。学生会因为强烈的求生欲高昂着头颅,仿佛这样能对理解看不懂的英文长句有所帮助,但是现实往往很残酷。所以当韩教授用他那张过于严肃的脸强调:

 

“你们要记住,求存活的概率本质上和求死亡的概率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在有最高年龄上限的时候。”

 

那一刻,学生们才终于明白了,原来求生即求死。

 

其实讲道理,韩教授的课也教的很好,思路清晰,条理流畅,尤其是在讲解重点的时候,细致得根本不像是一个一米八的山东汉子,但是碍于课程本身的难度,挂科率一直居高不下,再加上他那张过于威仪严肃的脸,私下里一直被称作“黑面阎王”。

 

韩文清不是不知道这些,他却并不在乎学生怎么看他,他只知道自己应当为学生着想。因此他总是去听叶修的课,试图为提供一个新的授课思路,但是却又总是受不了他课堂上的一些垃圾话,总觉的这种轻浮的举动不应该出现在讲台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之后,韩教授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在他想通的当天下午,一节生存模型课上,他动了动嘴角,用微笑面对每一个坐在教室里的学生,效果拔群,教室的温度生生降到冰点,学生们大气也不敢出,教室里弥漫着大型屠宰场中的视死如归。谁料下课的时候又是一记暴击。

 

“我最近去听你们叶老师的课,发现大家平时挺喜欢写作业的,那我也多给你们布置一点,这样你们平时多多练习,考试的时候就会觉得很轻松了。”

 

我不是,我没有,韩老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同学们泪流满面。

 

“你们韩老师说得对,年轻人加油干啊。”叶教授懒洋洋的声音出现在教室后门。

 

叶老师!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又不是你写!同学们敢怒不敢言。

 

“你怎么找到教室里来了?”

 

“左右在办公室也是等,就先下来看看。顺便跟你说我今天不想在家里吃。”叶修跟韩文清并肩走出教室,嘴上还叨逼叨着自己在推送上看到的新馆子。

 

“嗯,你说了算。”韩文清侧头看着他,微微上扬的唇角被阳光带起了温度。

 

“原来韩教授,会笑啊。”突然,一个女生坐在位置上感叹。

 

“等等,关注点难道不应该是他们的关系吗?”

 

“所以说是‘早就认识了’???死对头??我觉得我小叮当被骗了。”

 

教室里闹哄哄的炸开了锅。

 

“啊,年轻就是好啊,精力这么旺盛。”

 

“哼。”

 

“多做点题就老实了。”

 

于是当天晚上,生存模型班上的同学发现自己作业里出现了随机数学。同学们很僵硬,同学们想反抗。于是他们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相约屠猪馆,含泪自学随机过程,终于写完了作业。

 

“老韩,听说你今天在课上笑了。”

 

“嗯。”

 

“收了多少钱?”

 

韩文清垮掉了。他转头狠狠堵住了那张挑事的嘴。

 

“就你话多。”韩文清看着叶修眉眼弯弯的样子也不禁放柔了眉眼。

 

“生日快乐,叶修。”

【平叶】村通网的后续

恶搞向

大孙X小叶

在网吧心满意足地上了一天网的叶修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手脚脚,走到吧台前,冲着孙哲平伸出了手。

“拿来吧?”

“啊?拿什么?”

“卖身契啊,你让我跟着你,不应该签个合约什么的吗?”

“哦,这个啊,你等下。”说着,孙哲平在衣服兜兜里翻翻捡捡,摸出了一张折得端端正正的结婚登记证,“就是这个了,你签字吧。”

孙哲平有些羞涩地看了看叶修,发现这小孩儿正挑眉看着自己。不待他说什么,就见到叶修工工整整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丈夫那一栏。

“……”得嘞,丈夫就丈夫吧,反正目的达到了。孙大少高兴地想。

一个真实的END

【平叶】#情人节贺文 村通网

【平叶】村里有网吧啦!

恶搞向

 

大孙X小叶

 

今天对于荣耀村的村民来说是一个大日子,村子中心的那栋豪华别墅终于要住人了。

 

早在前些日子,就陆陆续续地有几辆货车运着大大小小的装备来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工人们忙忙碌碌,跑前跑后,花了七八天时间,才将整个宅子拾掇停当。偶然有人从门口路过,悄悄往里面瞥一眼,都尽是些从未见过的稀奇物件。

 

住在这里的,一定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吧。村民们相互传说着。

 

叶修是荣耀村里村长的大儿子,经常偷偷趴在他们家面包车的后备箱里,随着去开会的村长混到镇上去。除了村长,他就是整个村子里见识最丰富的人了。

 

这一天他正在别墅旁边的田地里,像一个山大王一样跟自己的小弟们讲述着自己在镇上发生的事。

 

“我这周去了网吧,网吧你们知道吗,那里有好多好多的电脑,还有好多好多的游戏……”

 

“叶修,这些你上周就讲过啦,讲点新鲜的吧。”张佳乐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

 

“乐乐,这你就不对了吧。哥还没讲完呢。你看哥天天看着你这小辫子也没嫌你烦呢。”说完还坏心眼得地拽了拽张佳乐的小马尾。

 

“哥上周是去了网吧,这不是没带身份证吗。今天刚偷了我爹的身份证,就进去体验了一把。唉你别说,上个网还真贵啊,我辛辛苦苦攒了一个多月才攒到十块钱,今天一天全花完了。”叶修叹了口气,“不过真的值啊!你们知道吗?有个游戏真逗,居然叫荣耀,跟我们村子的名字一样。那特效,那技能,一枪过去砍掉boss 999999999的血!啧啧啧。”

 

“哇——”众小弟发出惊叹的声音。

 

“还有啊——”“滴——”叶修的话被一阵急促的鸣笛声打断。

 

“叶修,你看那是什么?”张佳乐拽了拽叶修的衣角,小胖手指向了远处红色的法拉利。

 

“看这个形状,应该是一架飞碟。”叶修煞有介事地忽悠。

 

“飞碟?那天你不是还说飞碟是不存在的吗。”张佳乐有些疑惑。

 

“谁说的,我可没说过,你不要乱讲,回头其他人都不相信我了。”叶修戳了戳张佳乐的小胖脸,继续忽悠,“不过我跟你们讲,一般开着这么风骚的飞碟的人,都是城里人口中的‘死土豪’。”

 

“你说谁是死土豪?”

 

“谁问我我就说的谁?”叶修头也不抬地回答。

 

说罢他才感觉到问话的人跟平常有些不太一样。一片浓重的阴影劈头盖脸地砸到叶修的脸上。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一把被来人提了起来。

 

孙哲平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孩子。看上去身上并没有几两肉,提在手里却十分有分量。皮肤并不像平常的乡下孩子那样显现出健康的麦色,而是接近透明的白色,一看就像是平时干活没少偷懒的懒散样子。衣服下面小肚子若隐若现,一看就知道手感非常好。最妙的是他那双眼睛,像是随时都在算计别人,活灵活现的。不妙的是,如今这双眼睛正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

 

“喂,你看够了没?”叶修抬脚踢了踢孙哲平的腿。

 

“嗯。”漫不经心地将叶修放下。

 

“那,给钱吧。”叶修伸出手。

 

“钱,什么钱?”

 

“你看我这么久难道是白看的吗。古时候的青楼女子被看一眼都是要收费的,何况是我这种可爱的良家妇男。”叶修理直气壮地瞪着孙哲平,拿出了一副碰瓷的架势来。

 

一张红色的毛爷爷,就这样糊了叶修一脸。“够了吗?”孙哲平用同样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叶修。没想到这厮却压根看也没看一眼自己,而是兴奋地比划着,“一、二、三……这些钱够我去上五次网了,下次老爹去开会是在下下周,再下次是在……”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是孙哲平。“喂,小子,你该对我说什么?”张佳乐躲在叶修身后有些发抖,小心翼翼地拽了拽叶修。

 

“乐乐你别拽我,我正在想下次去网吧玩儿什么游戏呢。”

 

“叶……叶修,他问你话呢。”

 

“哦,我听到了。谢谢孙叔叔!”叶修冲着孙哲平露出了明亮的笑容,“爸爸说,新房子的主人叫孙哲平,就是孙叔叔你吧。”灿烂的笑容晃花了孙哲平的眼,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将视线飘向别处,“嗯,乖。”张佳乐感觉浑身一轻,再抬头时,就看见孙哲平已经走远了。

 

“哼,气场对哥早就没用了,当我在我爹那里是白练的吗。”叶修小声逼逼。

 

“唔,这小子还挺可爱的。”孙哲平喃喃自语。完全忘记了那个“叔叔”让自己老了20岁。

 

休假的生活总是百无聊赖的。孙哲平觉得自己在这个村子里的生活虽然自然淳朴,却像是在逼人长蘑菇。家里通了网线,但是玩游戏的时候却总像是在单机。唔,上次听那个叫叶修的小子说什么网吧,要不我也在村里搞一个。这样就有人陪我玩儿了。在这里当个小老板,经营一下跟平时不一样的生意,生活岂不是美滋滋。

 

说干就干,第二天孙哲平就打起了建网吧的主意,不到两个星期,村里的小网吧就建成了。生意虽称不上红红火火,但是由于他的公道价格,也还是吸引了不少客人,当然也拥有了一批常客,叶修就是其中之一。令孙哲平哭笑不得的是,叶修每次来上机的时候都是用的是叶村长的身份证,用来充网费的钱,还是上次见面时自己糊给他的红色毛爷爷。

 

不过也托这些的福,一来二去,孙哲平跟叶修也渐渐熟悉了起来,时不时还约着一起下个本打个野,日子倒也过的轻松自在。但是有一天,叶修突然就不来了。望着熟悉的位置上没有了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团队面板里却没有了熟悉的ID,孙哲平觉得自己被抛弃了。这样不行,他想。

 

孙哲平来到了叶修的家里,找到了在床上躺尸的叶修。

 

“喂,小叶子,你最近怎么不来上网了。”孙哲平趁机戳了戳叶修的小肚子。

 

“别叫我小叶子,恶不恶心啊。”叶修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还能为什么,没钱了呗。我老爹知道我最近天天去上网,零花钱都不给我了。”

 

“我可以给你赊账啊。你不来,我也觉得没劲。”说完又好像怕叶修发现什么似的偷偷看了他一眼,然而叶修却无动于衷。

 

“算了吧,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无功不受禄,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别啊,那你以后跟着我,我让你免费上网,干什么都行!”

 

“真的,那好啊。”

 

“你先别着急拒绝我嘛,啊?你答应啦!”

 

“嗯,记住你说的,我去上网了,不准耍赖。”叶修翻身下床,冲孙哲平挥挥手,朝门口走去。

 

“哎,你等等我。喂,叶修。”孙哲平快步追上叶修。

 

唉,不过孙大少未来的路估计还长着呢。

END